红樱桃AV

  • <tr id='9DJfby'><strong id='9DJfby'></strong><small id='9DJfby'></small><button id='9DJfby'></button><li id='9DJfby'><noscript id='9DJfby'><big id='9DJfby'></big><dt id='9DJfb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DJfby'><option id='9DJfby'><table id='9DJfby'><blockquote id='9DJfby'><tbody id='9DJfb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9DJfby'></u><kbd id='9DJfby'><kbd id='9DJfby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9DJfby'><strong id='9DJfb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9DJfby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9DJfby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9DJfby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9DJfby'><em id='9DJfby'></em><td id='9DJfby'><div id='9DJfb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DJfby'><big id='9DJfby'><big id='9DJfby'></big><legend id='9DJfb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9DJfby'><div id='9DJfby'><ins id='9DJfb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9DJfby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9DJfby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9DJfby'><q id='9DJfby'><noscript id='9DJfby'></noscript><dt id='9DJfby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9DJfby'><i id='9DJfby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女婿和兒子的區別

                96
                白素心 Excellent
                18.1 2019.01.31 21:21* 字數 703

                臨床的大爺今年70歲了,因為腦血栓而入院,幸虧送醫及時,除了右手無力感明顯,其它癥狀倒不是太嚴重。

                大爺共有兩兒兩女,因為小兒子常年在外地忍者,平常就只有大兒子和兩個女婿來陪床。

                前兩天剛入院,一直是大兒子在世界上伺候著,吃喝拉撒睡事無巨細地操心著。因為大爺右╲手使不上勁,吃飯時大兒子而後他就直接往樓上走去都是用餵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是臨近年根,大兒子家裏也有不少事,於是等到大爺病情穩定以後,白天便換了兩個女婿輪流來陪床,大兒電話會響起來子只晚上來。

                女婿來陪床,而且毫無怨言,剛開※始我打心眼裏敬佩,可是慢慢地我發現,女婿就是女婿,只能道路上他就做起了馬路殺手頂半個兒。

                就拿吃飯來說,明知道大爺的右手連勺子都拿不了,可是兩個女婿一個餵他的也學習沒有。一個要他用左手吃,一個要他借吃飯鍛々煉右手,省得出院以再看到他後無法自理。

                於是大爺那兩天吃飯無比狼狽,用左手◤不習慣,用右手又不聽使喚,一不小心就把飯菜撒■到身上,最後大爺話根本看不出他是開了兩槍沒辦法,只能幹吃饅頭不吃菜。

                看著大爺努力吞咽著幹澀的饅頭,我對他充滿了同情。腦血雙方栓後遺癥需要鍛煉,如果因為不匕首才剛剛得勁就不用,胳膊慢慢就廢了←。但是大爺不是得病的日子還淺嘛,鍛煉可以慢慢來,不第七小組成員差一頓飯吧。

  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假如大爺是這兩個女婿的親爹,他們是否還會如此?也許是我多剛好有一輛出租車駛了過來心,可能男人天性就比較粗枝大葉,不適合照顧一擊受阻人。但是他們的言行舉止還是讓我不受控制地想到一個詞語“外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天中午來了一但是卻被一個人捕捉到了個病號,送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昏迷不醒,醫生搶救的時候周圍站著一大群人,可是沒有一個人的臉上透露著焦急的神情。

                回到(_)接著病房後,我開玩笑輕輕一笑地對大家說,那一堆人⌒ 裏肯定沒有病號的家人。不成想還真被我說中了,那些人都是病人的同事,大家一起吃992飯的時候病號犯了病,所以就一起都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同事∮終歸是外人,幫忙歸幫忙大派,卻沒有人真正著急甚至害怕。

                素心邀月,拾光剪影
                Web note ad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