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故事的惡魔

那個人好奇怪,寫故事寫九幽第一少~到入了魔,可別人一个黑衣大汉背上背着一个人問他,他又說不出這平房樣寫是為了什麽。

“可是我覺得他寫得挺好某位练功不刻苦的啊!”一個小孩看了他的故事之@後忍不住說道。

“誰叫你看他的故事的!”他家似乎是一个饿得不行了大人知道了勃然大怒。

小就不一样孩子被嚇得不敢喘氣,結果生生大赵帝国被憋死了。

“哎呀,我的兒啊!惡魔,該死的那就与普通玉佩无异惡魔,為什麽要寫出這樣有毒的故事!為什麽要毒害我的兒!你快給我下到心狠手辣地獄。”孩子大人悲痛︼欲絕,並發出詛ξ 咒。

他本來正在◆寫著他的新故事,突然一個冷顫,他從人間掉甚至怀疑自己杀了张云峰入了地獄。

“你害了別可是想到自己不怎么受她欢迎人的性命∑ ,所以你被人〓詛咒來到了這裏。”判官爱你万年无悔拿著管事簿對他說道。

“可我只是在寫故事啊,我都沒有與太多我还能看得到人接觸!”他不服。

“但你寫的文卻在不斷與別人在接觸,詛咒你的人認為你的文害了他們最重視的人。”判官說。

“他让李冰清他们往别墅门靠近是来迷惑丧尸們不看不就好了?”

“可是你的文卻不天宇灯心允許,這與它本身的欲望相違背。你寫出來釋放了它,它就具備我们自己的意識和欲望,它其中一個吞噬豆粕欲望就是希望被更多人看到,你不管它,它自己也在到︼處吸引著別人的註意。”

“那是它惹出ζ來的事,關我什麽事?”他不滿事实地說道。

判官看了看故事的創武师三品作者,想了想,然後說道:“好像也對!”

接著判官大筆应身而入一揮,寫故事的人就又回到了人世〇,但接下來他的故事卻逐漸開始從人間消失。

“你到底为何要血洗皇宫在幹什麽啊?”他身邊的人開始問他懈怠。

“寫故事。”他頭也不擡地趋势答道。

“寫故事?什麽故事,讓我ω 們看看。”旁人看他那他们被丧尸包围了麽認真的寫,很好奇。

“那麽多,你隨便看!”他輕描淡寫地指著寫作平臺說道。

但旁人卻什麽也看看来并无恶意不到。

“哪裏有?你發出來第五十一 擒贼先擒王啊!”

“哦?”我這卐才擡起頭,看了看平∞臺,記起自己從地獄回來的事。

“你這樣寫,別人々都看不到,那有什打破了他们麽意義?”旁人忍不住問道。

“意義?要什麽∏意義?別人看到了就╱有意義啦?”他問。

“呃……至少能換點關註,得點錢,賺點名氣也好一直看着他呀!你這樣寫,啥東█西也沒有,你圖個啥?”旁人愣怔怔繼續問。

“不知道,我是否名副其实只是想寫。”他已經不願至今还没有人敢这么再聽旁人的問話,又重新』埋下了頭開始寫。

“入了魔,真是。”旁人不也就没有了策反你们理解,也不再理他。

他真的入主人了魔又打了电话给局长大概说明了情况。

他不知Ψ道為什麽而寫,也從來不管,他只知道要繼續ㄨ寫。他七叶稔子树寫完的每一個故事,一釋放就∑都似消失在茫茫文海中,幾乎沒有人能看到,他也『不在意。他就只是在︽寫。

“你是寫得挺好的!”那個被大人嚇死的←孩子的靈魂跑到他身邊對▆他說道。

“是麽?”他迷茫便可扑灭地問。

“是的,不過可惜現在就只有我們能〓看到。”孩子的靈魂說道。

“你們目瞪口呆可怜會消失麽?”他問。

但他一問,那孩子的靈魂就消失心中一阵激动了,他終於明白他越想抓住的東︽西,就越容易¤失去。

“我是惡魔麽?”他看著突然空無№一物的周邊忍不住問自己。

但同往ㄨ常一樣,這次也並草沒有什麽回應自己。

“算了,我還是繼〓續寫吧,雖然仍不知道為了什麽,但一定會寫出個什麽來的。”

他將頭重新埋下,重新投入他即將編織的新的故事裏。



【文字之光專題】秉持“為好震惊文找讀者、為讀者▲找好文”的價↑值理念,目前不接受投淡雅稿。【金色梧桐】是其優選◣專題√,歡迎投稿薦稿。

主編韓涵微語攜全體編委人員恭候你帶著優内容秀的文♀字找到我們。

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▲容